文娱教父

646 侵掠如火

646 侵掠如火2017-11-14 11:9:8Ctrl+D 收藏本站

    吉野认为,theking老师面对争议的境界是不动如山。

    但如果他看到theking老师此时的状态大概就能够明白,还有一种境界叫做侵掠如火——当花七告知洛阳,二叔因急怒攻心而住院的时候,洛阳第一时间找到角川出版社。

    急,很急!

    所以他打通了角川出版社留给自己的号码。

    在角川出版社把这个号码告知洛阳的时候,洛阳是没打算联系的,因为他怕角川出版社顺藤摸瓜查清楚自己的身份,但是眼下他却必须要借助角川出版社帮忙了。

    “给我准备一张前往龙国的机票。”

    “theking老师,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去办。”

    当洛阳用日语说完这句话,对方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这是theking老师第一次开口提要求,角川出版社自然是把theking的要求,当成公司头等大事来操办。

    大概是十五分钟的时间,角川出版社为theking老师订好了前往龙国的最近航班,彼时的天空已经有繁星点点,指针指向十二点二十分,洛阳带着几份必要的东西出发了。

    坐在前往天都的飞机上。

    洛阳一言不发,木然的盯着舷窗。

    此刻他俊俏的侧脸布满阴云,便是连飞机上的空姐路过他的时候,也忍不住有些蹑手蹑脚,大气不敢多喘,因为洛阳现在浑身散发着冰冷的磁场。

    当飞机抵达天都的时候,已经是五个小时后了。

    随着飞机喇叭中播放着到达目的地的广播,洛阳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向舱门外走去,看着洛阳离去的背影,几名值班的空姐不可避免的凑在一起小声议论起来。

    “感觉那个人好冷好可怕啊……”

    “坐头等舱的都是有钱人,还这么年轻,想勾搭都不敢上前呢……”

    “先别说这个,难道只有我觉得他看起来很眼熟吗,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难道是哪个明星?”

    空姐们因为职务的关系,在航班中经常遇到明星,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不过刚刚洛阳的样子还是给了她们很深的印象。

    于是几个空姐都是思索起记忆中的明星,最后,其中一名身材高挑的空姐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尖叫着道:“刚刚那个男人,该不会是洛阳吧!?”

    ……

    洛阳下了飞机。

    至于身后空姐的讨论,自然是无法在他的心里掀起任何波澜。

    走出接机口,洛阳看到不少人举着高高的牌子在接机,当然花七在人群中的身影也是颇为的显眼,只是,因为个头略显矮小的原因,所以花七需要时不时的踮起脚尖。

    这个动作颇为费力,也颇为的笨拙。

    洛阳想起花七平日里在公司中精明的一面,两相对比之下还真有一种反差。

    他心底因二叔的事情凝聚的阴云,因此而驱散了不少,混着人群来到出口,洛阳悄然绕到了花七的身后,在后者努力踮起脚尖的时候,轻轻开口道:“一夜没睡?”

    花七被这忽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

    当转身看到洛阳的时候,花七那双眼睛忽然弥漫了一层水雾,嘴巴也是迅速瘪了起来,“老板……”

    这幅雨带梨花的委屈模样让洛阳一阵心疼,他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花七的脑袋,笑着道:“不要哭,你已经哭过一次了,如果不希望你家老板心里过意不去的话。”

    “那我不哭了。”

    花七深深吸了口气之后,然后道:“姐姐睡着了,所以没有喊她。”

    “让她休息吧,现在还不到五点钟,你困不困?”

    “我不困,精神着呢,下午在办公室睡了一会儿。”

    当二人走出机场,洛阳才发现天都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周围虽有灯火通明,但是难掩清晨的冷清,他不禁裹了裹衣服,语带双关道:“这大概是深秋的最后一场雨了。”

    花七听出了洛阳的言外之意,笑道:“是呀,快冬至了。”

    洛阳这次没有说话,两人进入车厢内,花七打开了空调暖风,发动油门的时候,洛阳忽然开口道:“直接去二叔的医院吧,一会儿天就亮了,我去看一看他。”

    花七点了点头。

    早晨七点半,洛阳出现在洛大山的病房。

    此时的洛大山从睡梦中刚刚醒转,正躺在病床上,当看到洛阳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一边开口,一边挣扎着想要起身:“你回来了?”

    洛阳连忙上前扶住二叔,自责道:“是,我回来了。”

    洛大山坐好,重重的点头道:“回来就好,我这身体啊,才四十多岁就完了,记得你当初草创工作室,我还硬朗着呢,你以后可要多多的锻炼身体,别像我一样四十多岁就身体垮了。”

    “二叔这只是小毛病,很快就会痊愈了。”

    “别安慰我了,二叔自己的事儿啊,自己清楚,以前小时候别人都叫我文弱书生,你老妈也这么叫过,结果书生这个职业没怎么做好,倒是文弱两字贯彻的很成功。”

    洛阳温声道:“书生之强,在笔尖而非体格。”

    洛大山感慨道:“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这还是你以前在大学一场演讲中念过的词,你道出了文人最向往的世界,可真正能以书生意气而挥斥方遒的,世间几人啊?”

    “二叔算一个。”

    “你就别取笑我咯。”

    “那我算一个,我是二叔的侄儿,所以二叔当然更厉害。”

    “这说法倒也勉强行得通,只是我到现在也没想清楚,怎么着我以前那个书呆子侄儿,就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呢,国民作家啊,有时候真跟做梦一样……”

    这一天,花七在病房门口,感受到里面的气氛没有责怪,亦没有愤慨。

    半生都在从文的叔侄二人相谈甚欢,在病房里滔滔不绝,无非是家长里短,偶尔间开开玩笑。

    躺在病床上的洛大山绝口不提水木文化当下的窘境于遭到的背叛,洛阳也不提自己会如何处理,这一刻两人就和普通的亲人一般,叙叙一年不见的亲情,就格外的满足了。

    只是洛阳走出病房的时候,脸色却忽然附上一层坚冰,仿佛刚刚病房里那个和煦温暖的青年不是自己一般。

    他面向花七,一字一顿道:“我们去惩罚坏人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