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778 姐姐的脸也红了

778 姐姐的脸也红了2017-11-14 11:12:0Ctrl+D 收藏本站

    明星这个身份曾带给张新成无数的荣耀,他可以凭此身份时时刻刻享受成为焦点的感觉,他随便唱首歌都能让台下的粉丝兴奋到歇斯底里,他随便一个眼神就能让漂亮女孩趋之若鹜,这些都是普通人难以做到的——

    张新成喜欢自己的明星身份。

    很显然这份荣耀也是有代价的,如果此刻的张新成换一个身份,那么在经历刚刚惨绝人寰的暴揍之后,他可以直接找律师状告洛阳故意伤人罪,让洛阳好好尝一尝官司缠身的感觉,大家都是名人嘛,自然知道彼此之间讨厌的是什么。

    但正因为他是明星,所以他被洛阳一阵殴打之后,却不敢找人替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论身份论地位洛阳都可以全方位碾压他,也许他可以在态度上甩都不甩洛阳,但他不敢和洛阳正面碰撞,文人和歌手的冲突虽然能够让记者兴奋的连续追踪报道,但结局大家却心知肚明——

    再说了,真要状告洛阳,自己非礼柳沁的事情岂不是得跟着曝光?

    张新成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收买在场目睹全过程的人,所以他不敢让事情曝光,因为事情曝光对他同样不利,难道真要让粉丝知道自己是个喝醉酒之后耍流.氓的乐坛天王?

    张新成不打算两败俱伤。

    除了粉丝,大概也没大众会同情自己吧?

    萧烟这个电视台的主人赶了过来,因为打架导致此刻的后台很是狼藉,萧烟踢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椅子,目光扫完全场,第一个走向洛阳,“洛大,你没事吧?”

    洛阳点了点头。

    萧烟这才看向张新成,语气淡漠道:“你滚吧,这个节目不需要你了,赔偿金会照着合约上的一半给你,如果你不满意的话,和我们打官司好了,我的律师团队刚好闲的没事儿做。”

    张新成转身就走。

    这个局面应该早就料到了,只是对方的干脆有些出乎意料。

    他不打算放两句狠话,狠话在这样的场合也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会有些莫名尴尬,毕竟刚刚被洛阳按在地上一顿猛揍的时候,大叫着求饶的的确是自己。

    “好了,把这儿打扫一下。”

    萧烟对安保人员说完,和洛阳等人来到了休息室,过了一会儿花七也来了,她从仲夏夜口中得到了消息,很担心的样子,随着琥珀讲完事情的经过,才松了口气。

    休息室内,一时间有些沉默。

    萧烟和洛阳道歉,“洛大,怪我,千挑万选,最后选了这么个东西来。”

    洛阳摇了摇头:“跟你没关系,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应该是找一位新导师替补张新成的空缺,另外前面的两期节目应该要重录了,损失的资金和踢走张新成的赔偿金都算在我头上。”

    张宗欢道:“新导师我倒有个人推荐。”

    萧烟感兴趣道:“张老师要推荐哪一位导师?”

    张宗欢笑了笑,“一位老朋友,马浩然,当年还和我一起担当过《下一站天后》的评委,同样的摇滚音乐人,不过因为和张新成的理念不合,最近几年被打压的厉害。”

    “乐坛还能打压别人?”

    “摇滚的圈子,顶层就那么些人。”

    这次说话的是胡杨,一句话之后便闭上了嘴巴,萧烟点了点头,每行每业都有其潜在的规则,谁在行业中登顶,谁就掌握了主动权,不过这样一来马浩然倒是成为了最佳人选。

    “那就他吧。”

    “嗯,挺不错的。”

    洛阳和萧烟都属于不务正业型的商人。

    一个能跑到rb去待上一年完全不在乎自己国内公司发展,一个能为了拉拢洛阳能拱手送上价值不菲的大笔股权,从这点来说两人聊得来也并非是无缘由的。

    最一致的原因,在于有恃无恐!

    洛阳只要还能够写书,那他就不用担心水木文化完蛋。

    萧烟只要还有后面的家庭支撑,那他就不用担心因为公司经营不善而变得一无所有,显然两人的前提全部成立,而且相当牢固,那么后缀自然就是既定的事实。

    踢走张新成?

    换了其他任何节目组恐怕都会考虑再三。

    但是到了洛阳与萧烟这里,一切都没有悬念,甚至就连确定新导师人选都带着一股子随心所欲。

    而在决定了替代张新成的新导师人选之后,众人便各自带着助理回去了,龙万春继续担任司机,洛阳坐在副驾驶位置,而柳沁,琥珀还有花七三人则坐在最后排。

    “老板,你今天太吓人了。”

    琥珀看着前视镜里的洛阳,心有余悸的说道。

    “上次在机场的时候姐姐受伤,老板反映同样很激烈。”

    花七似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柳沁,柳沁笑着道:“也许他只是故意做出那副样子呢,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你们的老板大人可是深谙此中之道啊。”

    “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洛阳一边给自己系安全带一边随意道:“为了彻底杜绝类似的事情发生,柳沁,以后我们对外宣称情侣关系吧,洛阳的女朋友这个身份应该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更大的保护伞,而且这也刚好能堵住记者的嘴巴,省的老是有人报道我性取向成谜之类的新闻,我真的是烦透类似言论了……”

    洛阳说完,车厢微微安静了一下。

    就连开车一向平稳的龙万春,都给了个红灯前的紧急刹车以示震惊。

    花七和琥珀长大了嘴巴,先是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把目光落到了柳沁的身上。

    彼时的太阳快下山了,泛红的身影给大地镀上了一层绝美的外衣,有斑斑驳驳落到柳沁的身上,红灯时间过,绿灯亮了起来,龙万春重新启动油门,柳沁终于开口:

    “好呀……”

    “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洛阳保持着自然随意,当然如果没有最后一声咳嗽的话会更加圆融如意。

    花七乐不可支道:“老板,太可爱了,难道你不知道这种时候咳嗽只会显得你很心虚很欲盖弥彰嘛,另外,你的脸红了呢。”

    “你一定是看错了!”

    洛阳郑重指出花七的错误。

    不过他话音刚落下的时候,琥珀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姐姐的脸也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