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838 不错的小说

838 不错的小说2017-11-14 11:13:18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洛阳埋头写《白发魔女传》的时候,水木文化《江湖》编辑部每天都会收到数以千份的参赛作品,好在水木文化入主天蝎大厦之后编辑部人数规模扩充了接近一倍有余,大家才不至于忙的手忙脚乱,保持有条不紊的秩序审稿。

    身为总编,项韬也没闲着。

    他每天也需要筛选出最新的优秀参赛作品呈递给洛阳。

    洛阳写《白发魔女传》的空闲时间里会把项韬呈递上来的作品审核一遍,万一有比《白发魔女传》更精彩的作品出现,那《白发魔女传》他就可以暂时不用写了,但可惜的是这些投稿者毕竟都是新人,写的东西太过乏善可陈,几乎一面倒的在模仿《射雕英雄传》以及《神雕侠侣》,全无自己的灵魂,更别提什么超越《白发魔女传》了……

    自己还是得写。

    其实新人的宝贵之处在于他们的内容,应该更新颖,而且敢于打破常规,这才是很多出版社愿意培养新人的原因所在,如果这些参赛新人只是一昧模仿王道武侠,那他们比起经验丰富,尚且保留部分风格的武侠名家可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当然也并非没有新人写出好的作品。

    但是洛阳总觉得差点儿意思,没有触动他心底的那根弦,所以真正好的作品始终没有出现,《白发魔女传》的完成还是很有必要,说起来《白发魔女传》也算不上新颖,但作为对王道武侠的补充还是绰绰有余的……

    另一边,项韬暗暗着急。

    他可不知道洛阳已经在准备接替《倚天屠龙记》的作品了。

    他只知道,一旦《倚天屠龙记》停止在《江湖》杂志上连载,那《江湖》杂志的销量定然会回落的,除非自己能找到不错的接替作品,不求超越《倚天屠龙记》,只要能强于一般武侠名家就成。

    可惜超越一般的武侠名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表面看,洛阳如切菜砍瓜一般吊打龙国所有武侠名家,但事实上除了洛阳这个武侠皇帝之外,龙国这群武侠名家已经是全国最会写武侠的一批人了,新人想要超越他们,谈何容易?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距离比赛结束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外界关注着水木文化举办的原创武侠大赛。

    尤其是一些热爱武侠的粉丝们更是欢欣鼓舞的期待着有意思的新人出现。

    为了迎合这些关注比赛的粉丝,项韬每期都会选择一些优秀参赛作品放在水木文化的官网展示,不过粉丝的反应大抵上是和洛阳一样的,因为这些新人的水平太过参差不齐了些。

    “内容好稚嫩,主角养鹰和杨过养雕没区别吧。”

    “感觉都在模仿洛大的射雕三部曲,没什么新东西出来。”

    “其实也不一定要有新东西,你总归要有些走心的剧情在里面吧,或感动,或热血,哪怕搞笑也行啊,可是这些作品都是些当红武侠的高仿作品,全无自己的风格,叫我们怎么欣赏得来嘛。”

    读者大多数是对作品不满意的。

    就连各大媒体也注意到了水木文化的武侠原创大赛,其实这也正常,如今的水木文化,在龙国可是相当巨型的出版公司,而且项韬为了武侠原创大赛一炮而红,花费了很多宣传资金在里面。

    【水木文化武侠原创大赛,新人参赛作品乏善可陈!】

    【武侠原创大赛前景堪忧,龙国武侠正走向越来越窄的巷道!新人武侠作家青黄不接,老牌武侠名家暮气沉重!】

    十月份,新华网龙国日报等等报纸都解析了比赛境况,要知道,媒体们向来喜欢吸引眼球,当然,他们报道的情况也是实情,只是略微夸张了一些而已,这些报道都转化为压力,压到了项韬的身上。

    项韬更急切了。

    小缘提醒道:“比赛这不是还没结束嘛,说不定明天就有好作品出现呢,你看看你,头发都愁白了。”

    项韬苦笑,明天武侠原创大赛就日期截止了,让人眼前一亮的好作品始终没有出现,不过他也不想让小缘见到自己太过颓废的一面,勉强笑着道:“帮我摘下白头发吧。”

    小缘同意,摘下了项韬后脑勺的一根白头发。

    这根头发白的发亮,而彼时的洛阳已经写到了《白发魔女传》的第二十六回,这一回的名字叫做【剑闯名山,红颜觅知己,霞辉幽谷,白发换青丝】。

    嗯,恰巧也是白发。

    【玉罗剎翻身坐起,**的头发披散肩头,极不舒服,水中照影,只见山涧里现出了一个陌生的白发女人,玉罗剎惊叫一声,这景象比梦中所见的老虎还要可怕万分,她道:“难道我还在梦中未醒?”把手指送人口中,用力一咬,皮破血流,疼到心里。这绝不是噩梦了。玉罗剎急忙将长发拢到手中,仔细一看,那还有半条乌黑的青丝?已全斑白了……】

    这段剧情堪称全文最核心的一回。

    且不说白发魔女终于叩响了《白发魔女传》书名的意义——

    自此以后,为情白发的概念被无数小说争相模仿,就连金庸写十六年后的杨过都不得不说是参考了玉罗刹一夜白头的剧情,曾经不知道有多少读者看到这里的时候肝肠寸断。

    要知玉罗剎生就绝世容颜,对自己的美貌最为爱惜!

    哪知一夜之间,竟从少女变成了白发盈头,形容枯槁的老妇。

    这份难受,简直无可形容,玉罗剎颓然倒在地上,脑子空空洞洞的什么也不敢想,但见片片浮云飘过头顶,晓日透过云海,照射下来,丽采霞辉,耀眼生缬。野花送香,林鸟争鸣,松风生啸,满山都是生机蓬勃,独玉罗剎的这颗心已僵硬了。

    “还剩六话。”

    洛阳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码字。

    有一个成语叫做不知寒暑,洛阳觉得自己现在和成语颇为契合。

    翌日,下午三点钟,武侠原创大赛截止还剩一个小时,项韬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一名加入公司没多久的新编辑忽然略显激动的喊道:“总编,这里好像有部很不错的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