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906 一站的时间

906 一站的时间2017-11-14 11:14:47Ctrl+D 收藏本站

    “米狐?”

    “是米狐!”

    “三王一后之间,果然有点儿火药味!”

    作为言情的领军人物,米狐几乎是在踏出一步的瞬间便引发了全场的注意,从文人到普通观众,全部把目光从洛阳身上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米狐似乎也要创作了!”

    主持人显然也清楚知道米狐的耀眼程度,大声宣布道。

    米狐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到一台空着的电脑前,啪嗒啪嗒敲击着键盘,诗名:《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写完,米狐转身,嘴角同样带着一抹微笑。

    “这诗……”

    “情诗吗……”

    “不,情诗太肤浅,好像是哲理诗……”

    “为什么越读,越有一种,非常惭愧的感觉?”

    议论至此戛然而止,现场有一瞬间的静谧,紧接着,开始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不知道谁开始的,从小到大,最后传染了全场——

    啪啪啪!

    掌声响彻!

    文化部部长方云品评良久,忽然道:“好诗,其他人已经没有献丑的必要了。”

    何明轩深有同感的点头:“的确是一首极好的哲理诗,写的是看风景,但笔墨并没有挥洒在对风景的描绘上,只是不经意地露出那桥那楼那观景人,以及由此可以推想得出的那流水那游船那岸柳……”

    台上。

    主持人也忍不住道:“好美的诗,米狐,能说一下这首诗为什么叫《断章》吗?”

    “这个问题,应该问洛阳。”

    米狐耸了耸肩,看向洛阳的方向。

    现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有些没听明白米狐的意思,主持人道:“这个,为什么要问洛阳?”

    米狐淡然一笑:“因为这首诗是洛阳几年前写的。”

    轰隆!

    全场震动!

    一道道目光射向了洛阳的方向!

    洛阳只能苦笑,脑海中浮现几年前在rb的情景,那是第一次遇到米狐的时候,他帮米狐画了一幅速写,写完之后很骚包的把《断章》提了上去,没想到后者记忆至今。

    “洛阳!”

    “洛阳!”

    “洛阳!”

    全场观众再度集体喊起了洛阳的名字,这次听上去更整齐,也更气势恢宏,而在网络直播前,一条条弹幕早已经覆盖了满屏:

    “卧槽,神转折啊!”

    “这个原来是洛大的诗?”

    “牛比啊!”

    “完爆天玺有木有!”

    “幸亏有米狐,要不然洛大是准备藏拙?”

    ……

    方云和何明轩忍不住面面相觑。

    方云道:“我现在开始相信,洛阳写现代诗很有一手了,回去我一定把他之前的现代诗读一遍。”

    何明轩点头:“不会令您失望,这个人,绝对是此中大师!”

    ……

    主持人在台上喊道:“洛大,能请您上台吗?”

    洛阳点点头,这样的情况下,他想继续低调也难了,索性大大方方的走上台去。

    主持人道:“这首诗,真的是您写的?”

    洛阳点点头:“几年前的作品了。”

    主持人又问:“为什么叫《断章》?”

    洛阳道:“这首诗的格式很奇怪,因为这四行诗,原是在一首长诗中的,但全诗仅有这四行使我满意,于是抽出来独立成章,标题由此而来。”

    “原来如此……”

    全场都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米狐摆手道:“好了,我任务完成了,先下去了。”

    洛阳也打算下去,不过主持人却忽然道:“洛大,要不是米狐把《断章》写出来,您今天是打算藏拙到底了啊?您这样,现场观众可不同意啊!”

    “不同意!”

    “再来一首!”

    “洛大再来一首啊!”

    观众立刻配合主持人喊了起来,声音之隆,宛如雷声。

    主持人看向洛阳,不怀好意道:“这样吧,洛大,现在也不为难您,咱们下一站还有一个即兴创作的小舞台,您到时候可一定要给观众准备一首诗啊!”

    洛阳问:“我可以拒绝吗?”

    观众替主持人回答:“不可以,不可以!”

    洛阳摊开手:“好吧,下一站我会上台。”

    ……

    下台后。

    遥重京竖起大拇指:“龙国能把文人做到极致的,唯有一个洛阳,我实在想不到,什么样的题材是你不擅长的。”

    “国民作家,这就是国民作家。”

    江山拍着洛阳的肩膀道:“洛阳小友,如果龙国多几个像你这样的人物,只怕龙国文化传播全世界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洛阳道:“可别夸我,愁着呢。”

    洛阳身后,一直没出声的武侠名家泸州怪蜀黍道:“以老板的才华,难道还担心下一站写不出东西?”

    洛阳使劲点头:“担心,担心的很,下一站是哪儿?”

    江山抑扬顿挫的念道:“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下一站,就是大名鼎鼎的乌衣巷了。”

    “乌衣巷?”

    洛阳陷入沉思。

    江山几人没有扰乱洛阳的思绪,他们知道此刻的洛阳一定在考虑下一站要写的东西。

    ……

    方云道:“不知道下一站,他会写出什么作品来。”

    何明轩淡淡一笑:“只有一站的思考时间,估计质量很难比肩《断章》,恩,也不排除灵感来袭的可能。”

    何明轩的话音落下,天空忽然想起一道雷声。

    有小雨落下,淅淅沥沥。

    兼职导游的主持人第一时间通过扩音器喊道:“各位老师不用担心,天气预报有报道,今天只是毛毛雨而已,我们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

    显然,这场雨是意料之中。

    “下雨了,诗情画意啊。”

    陆玉儿看向洛阳的方向,眼神带着一丝期待。

    自《断章》出现后就被忽略在人群中的天玺则是微微握紧了拳头,看向洛阳的方向:“一站的时间而已,我不信你还能写出多经典的东西来。”

    ……

    人潮没有因为下雨而减少。

    大家的热情满溢,自然不会因为这种小雨便退却。

    文人们也是不慌不忙的漫步微雨中,这幅画面,本身就很美。

    乌衣巷,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