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907 丁香一样的姑娘

907 丁香一样的姑娘2017-11-14 11:14:48Ctrl+D 收藏本站

    烟雨蒙蒙中的人群抬起头,只见乌衣巷白墙灰瓦,一草一木都透着古朴幽深的味道,有青色的植被爬上墙角,大门上的红漆已经斑驳脱落,一对饱经岁月洗礼的铜环锃光瓦亮……

    “洛大,乌衣巷到了!”

    队伍最前方客串导游的主持人喊道。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集中在洛阳的身上。

    大家都清楚,到了乌衣巷,意味着洛阳许诺的作品要拿出来了!

    观众们没有催促,脸上却带着掩饰不住的期待,文人们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洛阳,不知道短短一站的时间,洛阳是否已经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其中难度,自是人尽皆知。

    “洛阳……”

    “有想法吗?”

    江山和遥重京轻轻的开口道。

    洛阳没有回答,口袋中的手机忽然嗡嗡震动了起来。

    洛阳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点点头:“差不多了。”

    主持人见洛阳点头,略显兴奋的宣布道:“点头了,各位老师,各位观众,看来我们的洛阳老师已经准备好了,欢迎洛阳老师上台来为大家创作,不知道他会给我们带来一篇怎样的作品!”

    ———————

    随着洛阳点头,天玺眼神有些不可置信:“准备好了?”

    一站时间不过十分钟而已,十分钟的时间构思出让所有人满意的作品,这点天玺自问是做不到的,所以此刻的他,有些不明白洛阳的信心来自哪里,如果质量不好,观众可未必会买账啊。

    陆玉儿轻轻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就知道他没问题,没什么可以难到他!

    洛阳踏步向前,主持人身后有一台电脑,而巷口位置,则是摆着一块儿巨大的电子屏幕,论规模此处的舞台肯定比不上古桥,但仅仅让洛阳一个人创作,自然是绰绰有余了。

    “我都有点儿紧张了。”主持人说道。

    观众发出笑声,看向洛阳的眼神不由得更加期待了。

    然而,出乎全场人意料的是,洛阳并没有走向主持人身后的电脑,而是折身在一道幽深的巷口前,停了下来。

    “咦?”

    “他想干嘛?”

    “怎么不上台?”

    “为什么在巷口停下来了?”

    文人们面面相觑,观众也是轻声议论了起来,大家不明白洛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在观众议论的当口,一直在文人队伍后方随行的花七却是以小跑的方式来到洛阳身边:

    “老板,你要的伞。”

    洛阳接过伞,对花七轻轻点点头。

    花七会意,又小跑向电脑的方向。

    “这是……”

    “要做什么?”

    “难道这小姑娘代替洛大创作?”

    “应该不是,那小姑娘是洛大的助理,她去输入台,看来是要替洛大打字……”

    众人隐隐明白了洛阳的意思,主持人和花七小声交流了几句之后,开口解释道:“恩,和大家想的一样,待会洛大会把创作的诗念出来,由洛大这位助理负责记录于大屏幕中……”

    “果然!”

    “是要念诗!”

    “的确,对物抒情更有意境,但难度似乎也更高啊……”

    ————————

    砰!

    洛阳倒提的油纸伞撑开,遮住头顶,而他那略带磁性的声音,也是自伞下响了起来: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彼时细雨纷纷,草木渐深,洛阳踩着见证了岁月流逝的青石板,走到巷子中央停了下来,而随着他的吟诵,花七手指灵动的敲击着键盘,洛阳的诗也是出现在大屏幕之上:

    “撑着油纸伞……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

    咯噔。

    咯噔。

    咯噔。

    高跟鞋踩着青石板的声音。

    循声而去,一个身穿白底碎花旗袍的姑娘缓缓而至,她既有着细长如天鹅般的脖颈,也有着高挑而曲线玲玲的身姿,唯一遗憾的是姑娘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缘故,脸上蒙着一层薄纱。

    仿佛心跳漏了半拍!

    这是……哪里的姑娘?

    全场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穿着旗袍的姑娘从巷子另一个方向走来,她微微低着头,不言不语,婀娜多姿,终于与洛阳平行,也是这个时候,洛阳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默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

    大屏幕上!

    随着花七的手指翩跹舞动,洛阳所念的诗句,一行一行依序浮现着,现场已经有文人已经流露出一丝震撼的神采,观众们更是呆呆的瞪大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咯噔咯噔。

    穿着旗袍的姑娘依旧在踩着高跟鞋,婀娜摇曳。

    洛阳手中的油纸伞微微拉低,没有去看蒙面的旗袍姑娘,重新迈动了脚步,声音在这条巷子里传得很远很远: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默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

    终于,洛阳和旗袍姑娘擦肩而过了,两人没有交流,没有动作,甚至没有去看对方的眼神,就这么擦肩而过,不过洛阳的吟诵没有因此而停止,反而传得更远了: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

    从巷头走到巷尾。

    洛阳停下脚步,放下油纸伞,任由飘落的雨水,重新落到肩膀发梢。

    那个丁香般的姑娘,已经在巷子中消失无影了,仿佛刚刚大家所见只是一场发生于幻夜里的梦,清醒了,也就记不清了。

    但大屏幕上,一首已经创作完成的《雨巷》,却是清清楚楚的写在那儿: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