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928 敌人的敌人

928 敌人的敌人2017-11-14 11:15:13Ctrl+D 收藏本站

    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种炒作的机会,黄刚意图阻击水木某童话作家,洛阳亲自出手应对,前因后果,都被各大报纸讲述的清清楚楚,水木和游龙两家的恩恩怨怨,再次被摆上了台面,一知半解的网友以及业内人士议论纷纷。

    “不是消停了一段时间吗……”

    “谁知道啊,出版社与出版社之间刀戎相见,原因也无非那几个。”

    “这次好像又是游龙在主动挑衅水木,恐怕是为了报仇吧,游龙花费重金邀请坎斯通以及天玺在他们旗下杂志连载新作,结果被洛阳用一部《盗墓笔记》彻底打懵了,自然不服气。”

    “还不服气呢,都输多少回了?”

    “架不住人家有钱啊,游龙文化财大气粗是业内共知的,据说他们幕后的老板也不是个简单人物,甚至还有人猜测是盛天董事长马珏,马珏是谁大家应该都知道,首富马建成的儿子,如果说洛大是文艺界的天之骄子,那马珏就是龙国商界的天之骄子,既有本事,又有家世……”

    马珏开始浮出水面。

    据某新闻报道,称记者看到马珏进了游龙总部的大门,游龙上下恭敬迎接。

    这也是有网友说马珏是游龙幕后老板的原因,显然马珏是故意显露身份,只有他展示出身份,龙国出版界才能更清楚游龙的分量。

    效果很棒。

    国内许多作家都对和游龙合作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人都是崇拜强者的,马珏就是那个强者,虽然光环一定程度上是依仗父辈,有马珏这尊老板坐镇,游龙的未来还不是光明一片?

    ……

    水木文化并没有被外界的议论影响。

    好歹也是成立了这么久的公司了,而且还挺进了龙国出版界十强席位,水木文化早就不是那个稍微遇到点事情就风雨飘摇的小作坊了。故而哪怕知道了对手可能是马珏,水木高层们依旧昂扬着旺盛的斗志,马珏虽然是马建成的儿子,但他毕竟不是马建成本人。

    洛阳是国民作家!

    就算马珏想对付洛阳,也不敢走什么非常规手段。

    毕竟洛阳的影响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比身为首富之子的马珏要更加可怕的,至于常规手段下,龙国又有谁能够轻易就击败洛阳?

    洛阳稳坐钓鱼台。

    他放松自己的身心,继续写《舒克和贝塔》的故事,回顾这些儿时的童话,竟然让洛阳体会到了一丝童真童趣,倒也算意外的收获了。

    ————————

    “你说要给洛阳一个教训,结果只是派出个童话作家军前叫阵吗,赢了又如何,输了又如何,什么时候你马珏的格局也这么小家子气了?”

    一间咖啡店内,两名年轻人对坐。

    靠近窗户位置的是马珏,而马珏对面,则是一名看起来有些邪气张狂的青年。

    马珏扶了扶眼镜:“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拿下水木文化的一点股份而已,可惜他们不上市,要不然事情会简单很多,哦,对了,倒是秦海越你,似乎与洛阳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啊。”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和洛阳能有什么矛盾?”

    叫做秦海越的邪气青年一边随意的挥手,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盒烟,毫不在意边上“禁止吸烟”的标示,点燃一根烟深吸,再从口中轻轻吐出雾气。

    马珏也拿出烟。

    秦海越取笑道:“又是娘们才抽的女士烟。”

    马珏并不在意,淡淡道:“焦油量小一些,味道也和我心意,为什么因为你这种人的看法就不抽呢,对了,你家那对流落民间的兄妹,可是和洛阳的关系相当不错呢。”

    “秦琥珀,秦双月……”

    秦海越的笑容立刻消失,嘴角亦是勾起一丝嘲弄。

    马珏弹了一下烟灰,笑道:“好了,不要装了,你明明想对付洛阳,为什么迟迟不出手呢,距离那对兄妹的十年之约快到了吧,如果那对兄妹凝聚了足够的影响力,只怕你老爸的股份就要被稀释不少咯。”

    秦海越的目光骤然收缩。

    他盯着马珏,一字一顿道:“你怎么知道那个约定?”

    “只要我想知道,就没有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嗯,要我复述一遍那个约定的内容吗,秦双月和秦琥珀只要在秦家老爷子九十大寿之前达到考核标准,拿下一位……”

    “他们还没合格,洛阳也没到那个资格!”

    秦海越打断马珏的话,语气中终于带上了一丝焦躁。

    “距离你家那位老爷子的九十大寿只剩四年多的时间了,你怎么知道四年时间,洛阳走不到那一步呢,秦琥珀跟随洛阳,亦步亦趋,如今是水木文化娱乐部的经理,她的未来,呵呵……”

    秦海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珏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抽着手中的女士香烟。

    终于,秦海越抬起了头,盯着马珏:“所以,出版社斗争只是你的开胃小菜,你第二个想派出的人手是我,你想让我来替你对水木文化出手。”

    马珏熄灭了火,挑了挑眉道:“确切的说,是我俩合作。”

    秦海越冷笑道:“难怪你今天约我出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把这句话玩出了花儿来,好,马珏,我被你说服了,等我准备一段时间,就正式对洛阳出手,但是我告诉你,你也别想坐收渔翁之利,如果我发现只是我一边在出力,你却在看戏,那我有的是办法将你也拉下水。”

    “我已经在水里了。”

    马珏摊开手:“世界文联已经到了最后的准备阶段,这是我老爸亲自关注的项目,我不得不上心,这也是我成立游龙的理由和根本原因。”

    秦海越不屑道:“这种作协性质的组织,有什么值得投资的?”

    马珏笑了笑,温文尔雅:“你们拥有着全球各大顶尖传媒企业的股份,当然不在乎世界文联的影响力,但我爸不是一直被贵族自诩的你们看作是暴发户吗,我们只能另辟蹊径咯,文人的力量虽然无法彻底控制,但却可以引导,甚至我们还可以通过世界文联,把龙国文化潜移默化的推销向全世界,岂不美滋滋?”

    “真是伟大。”

    秦海越起身离开,言语间无半点波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