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970 最可悲的人

970 最可悲的人2017-11-14 11:16:4Ctrl+D 收藏本站

    “天龙的第四个隐形主角?”

    洛阳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陈随风指得是谁:“游坦之的确也是个值得一书的人物,《天龙八部》后期有两话专门留给了这个角色。”

    “没错,所以我认为游坦之是天龙的第四主角。”

    陈随风似乎打开了话匣子,这场采访也逐渐变成了他和洛阳的闲聊:

    “不知怎么回事,我个人挺不喜欢游坦之,但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我想,大概是因为游坦之的爱情观,像极了我们每个人少年岁月时,对于爱情的憧憬和奋不顾身吧。”

    “爱情观?”

    “当然不止于此,游坦之是个错误的人,他很不幸,早年丧父,没有受到好的教育,还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在江湖上混的时候认识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人生观也不那么正,遇见了阿紫,他就陷入了初恋状态。如果他能稍微放开些,或者有个真心对他好的朋友劝慰他一些,或许他最终会变得成熟,和我们一样。可惜的是,他没有等到成熟的那一刻,因为他遇到的人,没有真心对他好的。”

    洛阳评价道:“遇人不淑。”

    陈随风点头赞同:“他的好友全冠清他的师傅丁春秋他的女神阿紫,这三个人在游坦之看来应该是最重要的三个人,可惜这三个人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他,从没对他好过。如果哪怕有一个人能好心地提醒他一句,游坦之也不会是这个结局了,所以我说,游坦之生在一个错误的家庭,遇见了很多错误的人,导致了他错误的人生。”

    “乔峰和虚竹呢?别忘了,这二位也没有父亲教育。”

    “当然,但给乔峰虚竹二人树立人生观和价值观,是少林高僧是义薄云天的丐帮帮主是淳朴的农家夫妇等。乔峰小时候也有狠毒的时候,比如用刀杀了冤枉他的大夫。但就因为身边的人能及时地纠正,他才有了仁慈的心肠。”

    洛阳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他一直觉得,陈随风是一个懂武侠的人,今天他又一次验证了自己的看法。

    陈随风继续道:“和游坦之对阿紫态度相似的是段誉对王语嫣的痴狂,不过最后段誉醒悟过来了,他对于王语嫣的爱慕不过是心魔的业障,然后离开了王语嫣,可惜,游坦之没有能等到自己醒悟过来的时候,说到底,游坦之和段誉的区别,不过是他们爱上了不同的女人。王语嫣就算再没心肝,也不像阿紫那样利用和陷害段誉吧。”

    说到这儿,陈随风忽然忍不住汗颜:“明明是我采访你,怎么最后成我大发感慨了。”

    洛阳摆手道:“无妨,今天我时间充裕,咱们聊得投机,就继续聊下去好了,聊累了,我也可以请陈主编尝尝我们公司的食堂小灶,别有一番风味。”

    “那倒是却之不恭了!”

    陈随风眼前一亮,看来今天的采访会非常精彩。

    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完没能结束采访,洛阳果真带着《人民日报》的朋友在水木文化的食堂开了小灶,厨师是请的大厨,所以不用担心饭菜的可口。

    吃完饭休息了一段时间,采访继续。

    陈随风问起了剧情以外的东西:“《天龙八部》的章节名应该是有含义的吧?”

    洛阳点点头:“关于《天龙八部》章节名的由来,是特意填的五首词,这五首词分别是《少年游》《苏幕遮》《破阵子》《洞仙歌》和《水龙吟》。”

    “果然如此。”

    “另外,其实这本书初始拟定的主角,只有一个段誉。”

    陈随风一愣:“段誉是预先拟定的主角?那《倚天屠龙记》中的张翠山……”

    陈随风下意识就联想到了张翠山,洛阳说天龙拟定的主角是段誉,是否是说其实张翠山也是《倚天屠龙记》刚开始拟定的主角?

    “张翠山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洛阳没有回答张翠山的问题,因为这得问金庸老爷子,不过段誉的事情确实真的。

    金庸先生当初在做《天龙八部》人设的时候,段誉就是唯一男主,小说企图以他的经历和视角写世间诸象百态,写尘世欢喜悲苦,不料第十四章乔峰刚一出场,不仅震撼到段誉,连作者也被乔峰豪迈气势感染,后期更是越写越偏向他,以至于之后几场重量级的场面,全是由乔峰来挑大梁。

    如果说《天龙八部》有什么缺点,那就是略显松散。

    著名文学家陈世骧先生评价《天龙八部》,说这本书“离奇与松散”,并且“不能不散”,这说法明显是为其辩护,但也还是说了它的松散,松散的原因之一,应该是它写作连载的时间太长,将近四年时间,边想边写边发表,难以不散,至少总不如一气写完那么结构完整而严谨。

    原因之二,是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金庸有过一个多月的“离职”。

    他到欧洲去旅游考察,请他的好朋友,也是武侠小说及武侠电影编剧名家倪匡先生为之代笔,写了四万多字,据说金庸让倪医先生写一段独立的故事。

    一本书中间能插一段独立的故事,这已说明了它的散。

    据冷夏先生在《金庸传》中说,小说中的阿紫的眼晴也是被倪匡先生弄瞎的,倪匡先生因为实在不喜欢阿紫这个人而弄瞎了她的眼睛,这使金庸感到意外而且哭笑不得,后来倒保留了这一线索,并想出了妙法对此进行补救,这不得不说金庸是个大才。

    至于段誉是第一主角的问题,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

    在《天龙八部》保留的“释名”中,除了解释“天龙八部”的来由及用意外,还有一句话,即“这部小说以《天龙八部》为名,写的是北宋时云南大理国的故事”,而实际上,我们知道,它远远不止是写了云南大理国的故事。

    所以答案早就掩藏在书中……

    又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交流,采访才算是结束,离别的时候,陈随风握着洛阳的手说:“这次的采访标题就是《天龙时代》,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谢谢你为武侠迷带来这样一部作品,我很爱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