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1066 沧海一声笑

1066 沧海一声笑2017-11-14 11:18:5Ctrl+D 收藏本站

    很显然,笑傲江湖已经打破了龙国单月销售记录。

    这部洛阳的武侠封笔之作,承载了一种叫做情怀的东西,卖的一发不可收拾,因此而被冠以“一个时代”之评价的洛阳,却并未有多么开心。

    媒体说,武侠的“后洛阳时代”来临了。

    一般只要有“后xx时代”这样的说法,那多数是代表后人无法超越前辈了,但业内出奇的沉默,没人反驳,武侠的确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一个没有洛阳的时代。

    网络上,关于笑傲江湖的评论层出不穷。

    天都大学教授,洛阳昔日恩师陈杜月说:“一曲笑傲江湖,让我看到了政治的多变姿态,洛阳的武侠从来都是求变的,而到了笑傲江湖似乎已经臻至化境,这不是说笑傲江湖的创作水准已经超越了天龙八部,而是说洛阳已经把武侠写到了一种无所遁形的境界,所谓江湖,一壶浊酒而已。”

    陈杜月可谓是直指核心。

    他一下子就看出笑傲江湖影射政治的本意。

    正如金庸所说:“写武侠是想写人性,就像大多数一样。这部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影射性的并无多大意义,政治情况很快就会改变,只有刻划人性,才有较长期的价值。不顾一切的夺取权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况,过去几千年是这样,今后几千年恐怕仍会是这样。任我行东方不败岳不群左冷禅这些人,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林平之向问天方证大师冲虑道人定闲师太莫大先生余沧海等人也是政治人物。这种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一个朝代中都有,大概在别的国家中也都有。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口号,在六十年代时就写在书中了。任我行因掌握大权而腐化,那是人性的普遍现象。这些都不是书成后的增添或改作。”

    这是有依据可寻的。

    前世在笑傲江湖连载之时,西贡的中文报越文报和法文报也有二十一家同时连载这部武侠。

    南越国会中辩论之时。

    常有议员指责政敌是岳不群这样的伪君子,或是左冷禅这种企图建立霸权者,影射政治又为政治所用,笑傲江湖之深入人心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陈杜月这样的专家,普通读者的评论也层出不穷。

    “难忘的愉快的一个月,在地铁上开始读,今天中午在地铁上读完了,盈冲真是最理想的一对,千秋万载,永为夫妇,很甜;面对权力,大部分人都一种反应,岳不群左冷禅任我行变得都一样了;专家说了洛大这次写的是普遍性格,是政治生活中的常见现象,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时代任何团体之中,而令狐冲的自由自在,永远是我向往的状态。”

    “读罢才识经典。”

    “相比缥缈的杨过,耿直的郭靖,花心的张无忌,我果然更喜欢令狐冲这样洒脱不羁的男人,他是几个主角中最弱的,某些方面却又是最强的。”

    “大盈若冲,是指的任盈盈和令狐冲吗?”

    “感觉是洛阳武侠作品中最好的一部,有点儿集大成的意思,由于看书慢,所以很少有书能看第2遍,但这本却看了两次,另外当一段时间静不心来看书时,发现还可以让自己平心静气,准备看第三遍,就是这么喜欢!”

    显然笑傲江湖的精彩毋庸置疑。

    唯一有争议的地方,便是有人在争论笑傲江湖是否超越了天龙八部,对此各方意见不同,就连专家都罕见的就此事争辩个不停。

    十月份。

    洛阳接受人民日报的采访。

    不知道是洛阳第几次接受人民日报的采访了,只知道采访人陈随风一开局就和洛阳说了件私事儿:“过了今年,我就要退休啦。”

    “今年吗?”

    “是啊,刚好在你这条武侠之路的尾巴,也算是一种缘分。”两鬓已经开始出现斑白的陈随风笑着说道。

    洛阳心下恻然。

    两人约好回头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不谈武侠,只是唠家常,但今天的主题依旧是笑傲江湖,陈随风问洛阳对自己笔下的哪一部武侠最满意。

    洛阳失笑。

    陈随风这个问题,看似是问自己的心意,其实却是变相在问,天龙八部和笑傲江湖哪部水准更高?

    最近国人的争论洛阳也有关注。

    他笑道:“如果要形容的话,我想把武侠比如成一个大拼图,人格完美无缺的郭靖个性激烈的神雕侠脾气温和中庸的张公子都是这个拼图的一部分,另外李寻欢楚留香萧十一郎这些剑走偏锋的角色,也是拼图中不可或缺的存在,少了谁,这块拼图就没那么完整了,事实上就算如此,这块拼图也依旧不完整,如果有人可以将之完善,会是武侠的幸运。”

    这是避重就轻吗?

    陈随风笑道:“那干脆说说扫地僧和独孤求败谁更强吧?”

    洛阳继续笑道:“这两个人物分属不同的作品,没有太大的可比性,其实大家只要把这两人联想成武侠的某种意义就可以了,他们代表的不是本人,而是武侠的一种境界,是我对高手形容的一种具化。”

    陈随风点头:“这倒是和我猜测的差不多。”

    采访的内容中规中矩,但作为关于“洛阳最后一部武侠”的采访,这采访在意义上便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次,相信关注这一次采访的大有人在。

    采访结束之后,陈随风道:“拟个标题?”

    记得第一次采访的时候,陈随风就邀请洛阳拟了一个标题,而今最后一次颇有历史重演之感,洛阳晒然一笑,显然前几次的经历也在脑海中闪过

    “沧海一声笑,如何?”

    “沧海一声笑,是个不错的标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