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教父

424 伤心者(五)

424 伤心者(五)2017-11-14 11:4:5Ctrl+D 收藏本站

    【上午的菜场正是最繁忙的时候,我看着夏群芳穿过拥护的人群——她的背影很臃肿。隔着两三米的距离我看不清她买了些什么菜,不过她跟小贩们的讨价还价声倒是可以听得很清楚……】

    魏隆看稿的速度很快。

    但是稿子里面的每一段剧情,都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画面。

    一个无处不在的我,以及男主角的母亲夏群芳,就是第一幕剧情的主体。

    而魏元吉,也在伸着脑袋勾着脖子看魏隆手中的《伤心者》,讽刺的是先前这部稿子可是被他直接丢进废纸篓的,现在却又不得不认真的看这部作品。

    【何夕抬起头来,向着我站的方向看过来。我愣了一下,立刻醒悟到他是在看夏群芳的背影。这里坐在窗边的那两个女生开始议论说刚才那个在外边傻乎乎看了半天的人不知是谁,何夕有些恼怒地瞪了她们一眼。他其实很早就知道母亲站在窗户外注视着自己,在他的记忆里母亲几乎每个星期天的上午都会到学校的图书馆来看自己看读书。何夕知道母亲之所以选在这一天来纯粹是前几年的习惯所致,实际上母亲现在的每一天都可以说是假日,因为她下岗了。】

    剧情男主角在第二段出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魏隆依旧没有搞清楚洛阳这个故事想表达什么。

    他隐隐有些松了口气,起码开头并不算惊艳,只是故事中无处不在的我,让魏隆感到有些非同寻常的意义。

    继续看下去,剧情的大致框架终于出来了,原来男主角何夕,是一个创造出了“微连续理论”的数学天才,但是这个微连续理论却不被导师看好。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微连续理论虽然很厉害……

    但是这套理论,对于现代的科学没有丝毫用处,也就是说,这是一条无用的理论。

    男主角费劲无数心血,才证明这条理论,但是这条理论,并不能运用到任何现代科学创造当中,属于那种最无用的理论。

    【夏群芳擦着汗,不时回头看一眼车后满满当当的几十捆书。每本书都比砖头还厚,而且每册书还分上中下三卷,敦敦实实让她生出了满腔的敬畏来。这使得夏群芳想起了四十多年前自己启发蒙时面对课本时的感觉,当时她小小的心里对于编写出课本的人简直敬若天人。想想看,那么多人都看同一本书,老师也凭着这个来考试号卷打分,书就是标准就是世上最了不得的东西,而写书的人当然就更了不得了,而现在这些书全是她的儿子写出来的。】

    看到这里的时候,魏隆的脸色已经严肃了起来。

    他似乎隐隐约约摸到了洛阳的意图,但是身边的魏元吉却是乐的大笑:“我就说这家伙写不出科幻小说,这哪里是什么科幻小说啊这……”

    “闭嘴!”

    魏隆冷冷喝道。

    魏元吉笑声戛然而止,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二叔要斥责自己。

    魏隆瞪了他一眼,继续看起了《伤心者》,而魏元吉见到二叔继续看,也是强忍着内心的想法,继续往下看。

    男主角何夕最终证明了微连续理论,但是这个理论不被任何人看好,大家都认为何夕已经陷入了这道无用的数学理论之中。

    何夕拿走了母亲几十年的积蓄。

    然后,自己把《微连续理论》成书出版。

    这个时候,男主角何夕的女朋友也离开了何夕。

    唯一还愿意相信何夕的,反而是那个没什么文化,一心为儿子感到骄傲的母亲夏群芳。

    魏元吉此刻也不说话了,故事依旧没有科幻的感觉,但是剧情一路到了这里,还是显露出了超高的水平。

    一直到主角何夕疯掉,住进了精神病院,只剩下母亲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这个《伤心者》的故事,才走到属于他的大结局。

    【我是何宏伟,一连两天我没有见过一个客人,尽管外界对于此次划时代事件的关注激情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两天里我一直在写一份材料,现在我已经写好了。其实这两天我只是写下了几个人的名字,连同简短的说明。但是每写下一个字我的心里都会滚过长久的浩叹,而当我写下最后那个人的名字时几乎握不住自己的笔。然后我带着这样一份不足半页的资料站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领奖台上。无论怎么评价我的得奖项目都不会过分,因为我和我的领导的实验室是因为大统一场方程而得奖的。这是人类最伟大的梦想,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人类认识的终极。】

    当看到这里的时候,魏隆已经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而魏元吉,则是脸色苍白,呆若木鸡的看着故事的结局卷,愣愣说不出话来。

    这个结局太震撼了,不仅体现出故事的软科幻核心,还让读者一直压抑的心情,得到一个小小的释放——

    主角何夕发表了自身时代无法接受的理论,而一直到几百年之后,大家才发现何夕几百年前,发表了一个多么伟大的数学理论!

    主人公何夕,是伤心者。

    确切的说,是一个孤独者。

    正是因为有了主角这样的存在,世界的文明才能被推动。

    故事中,一直让魏隆摸不着头脑的我,也总算是揭开了最后的身份。

    原来他是几百年后拿着何夕的理论征服世界科研,获得诺贝尔奖的一个幸运儿,何宏伟——他抱着崇敬的心情,回到过去,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回顾了何夕悲哀而伟大的一生。

    “魏元吉,你毙掉了一部可以载入历史的科幻作品。”

    魏隆站起身,声音透着一丝无奈和愤怒,他也没有想到,一个武侠小说家,竟然真的写出了一部让自己都为之震撼的,经典级别的科幻小说。

    小说的最后,已经被判定为植物人的何夕,模糊而清晰的喊起了妈妈。

    超越时代的科技思想和母爱这两条贯穿全文的主线,彻底得到了升华,并且因此而多出了一丝伟大的味道。

    (昨天欠的两章看完了,大家也可以看看伤心者,故事并不长,很感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