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面具

四、伤情(上)

蘑菇 Ctrl+D 收藏本站

    凤凰面具无弹窗 祝童又一次住进海洋医院高干病房。

    黄海住在祝童隔壁,再往里面是范老的病房。

    郑书榕被指定为祝童与黄海两人的主治医生,除了他,李主任谁也不相信。

    如果在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安排一定会引起骨科主任和外科主任的强烈不满,但李想曾经是海洋医院的网络信息中心主任,他本身就是位神秘而有传奇色彩的“神医”。

    大家还知道吴天京刚当了几天代理院长就被迫离开还没暖热的宝座,也和他有颇深的关系,所以一些又话想说的人颇有些顾及。如果不是李想,吴天京一年前就会当上海洋医院的院长。

    所以,对这样的安排大家都选择了沉默。

    祝童肩部的伤在西医骨科看来很麻烦,肩关节脱臼,右肩胛骨开裂,脊椎受迫性挤压变形。如果让西医来治疗,这是一个能赚不少钱的买卖。开刀、打骨钉、上钢板等等手段一个不拉全能用上。几次手术下来,加上恢复性治疗,至少也能创收十几万。

    可惜,除了对李主任肋下的伤口进行缝合,郑书榕没有安排任何手术,对李主任采取的是保守性治疗。据高干病房的护士说,郑医生对李主任使用的药物是三贴狗皮膏药。

    关于狗皮膏药在海洋医院的医生们之间有不少传说,最普遍的一个是,李主任其实没什么真材实料,他唯一的依仗就是狗皮膏药。也就是说,离开了狗皮膏药,“神医李想”什么也不是。

    至于狗皮膏药为什么会那么神奇,就不在他们讨论的范围了。

    祝童不知道外面如何议论自己,骨伤最痛苦的是前两天。尽管有狗皮膏药,骨伤处的钻心的疼痛还是让他两天两夜没有合眼。

    他整个右肩都肿胀起来,衣服是穿不了了,只能坐在病床上借助刚恢复的蓬麻功硬熬。

    叶儿当天晚上就来到病房,一直陪在他身边寸步不离,就连上卫生间也毫不避讳的扶着他去卫生间。

    祝童第一天几乎没说一句话,默默享受着叶儿的贴身服务。

    第二天上午,叶儿实在累得熬不住了。她伺候祝童吃完早餐,坐在床边的沙上休息,不觉间就睡着了。

    萧萧推门进来,叶儿被惊醒了,连忙起来帮忙。

    “东海骑士”号游艇上生的事被严格保密,至少在上海,没有任何一家媒体登出于此有关的消息。祝童虽然住院了,筹备处的工作却不能停止。萧萧每天上午都要来汇报工作,听取祝童对下一步工作的安排。

    今天萧萧带来的消息不少,祝童没表示多少意见,只是让萧萧把具体工作暂时交给陈依颐和张雪丹律师处理。

    祝童只对两件事做出安排,一是福华造船筹备处附韩国考察小组的行程。吴詹铭作为组长,组员有两位来自旭阳集团的技术专家,一位华商银行的金融顾问,还有程震疆和宋公子。

    按照以前的行程安排,今天下午他们将飞赴韩国,到两家韩国公司进行考察。可是,由于近期外界对筹备处主任李想的猜测颇多,作为福华造船筹备处的对外新闻布管道,吴瞻铭和宋公子有大量的工作的要做。吴瞻铭今天早晨提出,是否把赴韩考察的事宜推迟几天?

    祝童说对外布新闻的事可以暂时由向墨负责,萧萧近期就呆在金茂那边帮助她。

    第二件是井池雪美小姐要来医院,她说今天晚上必须要返回日本,所以,井池雪美小姐与松井平支相生坚持要在中午之前见到祝童。

    对于这个要求,好像没有选择的余地。祝童只有答应了,请井池雪美小姐十点半来海洋医院。只是,祝童让萧萧转告井池雪美和松井平志,请他们务必避开记,且只能在这里呆半小时到一小时。如果出什么意外的话,就说来医院检查身体。

    萧萧走后,祝童咧咧嘴说:“苏小姐,你回去休息吧。”

    叶儿摇摇头没说话,两夜一天熬下来,她也是满脸满身的憔悴。

    “我说,你不该呆在这里。我本是个江湖浪子,何德何能?竟然劳驾一位警官贴身服务?”

    “口渴吗?水刚凉好,你喝两口再说话。”叶儿端来一杯温水。

    祝童一把打掉,吼道:“苏小姐,谢谢您了,我天生一条贱命,承受不起啊。”

    “中午想吃什么?你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昨天……”

    “谢谢了,我什么也不想吃。苏警官装备的饭,我没有胃口。”

    “昨天梅老来看你,临走时留下个药方……”叶儿不紧不慢的说着,脸上尽量保持甜甜的笑容。

    这是一张多美的娇颜啊,虽然略带憔悴,两滴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却更显楚楚动人。祝童忍住用手去爱抚她的冲动,硬下心肠说:“我都忘了,原来在苏警官眼里,李想是个冒牌医生。”

    “你到底想怎么样?”叶儿忍不住了,柳叶眉竖起,指着祝童的鼻子道:“你是受了天大委屈,遭了天大的罪。可是,这不是我的错。”

    “我自作自受好吧。只是,我不想看到你在眼前转来转去。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用不着在这里装贤惠。”

    “你……”叶儿眼眶红,强忍着漫溢出的泪水。

    “走吧,我需要清静。你不是医生,呆在这里毫无意义。”

    “你就那么讨厌我?”叶儿已是满脸泪水,哽咽着说。

    “说不上讨厌,我就是不想看到你。”祝童面无表情的指着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苏警官应该有很多事要做。”

    “好,我走。”叶儿终于忍不住了,一步步走向病房门,到门边顿了顿,回过头说:“无论如何……无论如何,我都要对你说声谢谢你。”

    “用不着,我做过什么心里最清楚。”

    “遇到你之前,我以为爱情离我很远很远,它应该只存在于书籍和屏幕上。你是李想或祝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让我感受了爱。遇到你、爱上你,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所以……谢谢你。”

    门轻轻闭上,叶儿真的走了。

    祝童张张嘴,无声的呼唤着。忽然,感觉到脸上凉凉的,原来,他也会流泪。

    十点半,井池雪美在松井平志陪伴下,准时出现在病房里。

    叶儿不在,朵花从隔壁黄海的病房过来帮忙。

    表面看,祝童一切正常。他已经穿上一身宽大的病号服,很随意的与松井平志攀谈着,对于前天晚上生的事,做出或真或假的猜测。

    井池雪美把带来的鲜花**花瓶,开玩笑的建议,祝童应该随她一起到天夜牧场去修养一段。

    祝童说自己也很想去,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进行长途旅行。

    接下来,井池雪美借口去看看黄海,与朵花一道出去了。

    松井平志站在病床前,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祝童,说:“我和史密斯先生谈过了,他很关心你的健康状态。”

    “这么说,平志君近期不会离开上海了?”

    “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松井平志微微摇头,又点点头;“是啊,史密斯要介绍我认识几个朋友。”

    “是应该多认识几个朋友。平志君是福华造船的掌舵人,未来要在常住上海。朋友多了,才不会寂寞。”

    祝童很平和的说,丝毫看不出有多少担心。心里的算盘却已经打过十几个小九九。

    史密斯介绍松井平志认识的,不外是无情和万家生佛那些人,他们混到一起毫不稀奇。

    “最近天气不错,平志君最好在上海多呆几天。一周后……哦,今天是十一号了。这个周末上海有一桩热闹事,如果身体允许的话,我会陪平志君一起去开开眼界。”

    “很好,我最喜欢看能开眼界的事了。想起来就兴奋啊,只是,先生的身体……”

    “我是医生。”祝童勉力挥动两下右臂,虽然感觉到钻心般的疼,却带着笑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嘛。我只是去看看热闹,问题不大。”

    “先生总是那么神奇。”松井平志赞叹道。

    祝童露出骄傲的神情,苦楚只有自己晓得。三月十五号,在水乡人家那场盛会,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出现了。上海就是这么现实,关于他的伤,如今已是谣言满天飞。

    王向帧正在北京开会,支持他的人或在暗中觑视福华造船的人都在观望,有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他在不露面的话,谁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或传说。

    松井平志也说要去看看黄警官,对于他来说,黄海也是位重要的朋友。

    轮到井池雪美了,她可不像松井平志那么彬彬有礼。

    门刚关上,眼泪就下来了。

    井池雪美扑到祝童怀里,说:“先生,雪美一直很难受。如果先生真的出什么意外,我真不知道该不该随先生去?”

    “雪美,别哭啊。我不是很好吗?”祝童忍住伤处被牵动的剧痛,扶起井池雪美;“快回去吧,你不应该为了任何人耽误工作。”

    “是,我听先生的话。”井池雪美抹抹脸,泪痕刚消失,笑容就开始绽放;“你一定要去看我啊。有人要见你。”

    “谁要见我?让我猜猜。”祝童把井池雪美赶下病床,故作苦恼的说:“是不是野村老师?”

    “才不是呢?先生再猜。”

    “能让雪美出面的,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唔,知道了,一定是回禾吉大师。”

    “先生耍赖,谁会在乎一个癞蛤蟆?”井池雪美不满的跺跺脚;“要是猜不出来,我就赖在先生身边,不回东京了。”

    “不回是白先生吧?”祝童做出苦恼的样子,看井池雪美面色不善,才说:“是雪美的干妈吧,威尔逊夫人为什么不来上海呢?”

    “先生果然聪明啊,是雪美的干妈要见你。可是,她不喜欢上海,只肯在东京见你。先生啊,干妈人很好。她希望尽快见到你,有正事和你谈。”

    这样的邀请是不能拒绝的,无论威尔逊夫人是真的要和自己谈条件,还是井池雪美耍的小计谋,祝童都必须接受威尔逊夫人的邀请。

    他在心里默默算计一番,说:“最迟四月一日,我一定去东京拜会威尔逊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