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面具

七、虚与委蛇(下)

蘑菇 Ctrl+D 收藏本站

    凤凰面具无弹窗 比起别的江湖门派,金佛寺的大门可算是开的最大的一家。

    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江湖豪强把金佛寺当成自己金盆洗手后颐养天年的最后的归宿于避难所。当然,得到金佛寺的庇护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万贯家财与独门绝技两项,具备一项就可以了。

    但江小鱼与他们不同,他千变万化终究选择了落身佛门,肯定不会做一个混吃等死的闲散和尚;要不然,也不会为雪狂僧设计出一场如此精彩的表演了。

    很明显,他想借祝童的手除掉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花花公子马家杰。

    以江小鱼的心机,这个时候把如此重要且敏感的证据交给祝童,不能说是嫁祸于人,起码也有祸水东引的味道。

    祝童以为,能不能邀请到江湖同道出席他的剃度法式,对江小鱼来说并不重要;他现在要的只是天轮寺,以及一个一品金佛无字辈高僧的名头而已。

    至于江小鱼今后会不会有更大的图谋,暂时不是他这个江湖酒会召集人所能关心的事。

    毕竟,江湖酒会召集人的任期只有短短的五年的时间。

    干完这一届已经很勉强了,祝童现在还没有寻求连任的心思。

    “我可是真心想帮秦掌门脱困啊,阿弥陀佛。”江小鱼还要把那东西塞过来。

    祝童攥紧拳头,坚决不要:“如果师兄真有诚意的话,不妨把另一个人交出来。”

    “谁?”江小鱼目光一凝,小心地问。

    “无情。”祝童轻轻吐出两个字;“钱是你的,人归我,无鱼大师以为如何?”

    “事实上,我和他并不熟……”江小鱼打着哈哈道。

    “是吗?”祝童扬起头,看向天轮寺大殿方向;“曲奇是逍遥谷曲老亿曲叔叔**出来的杰出弟子,他跟在我身边两年了,最近一年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追查无情大师的下落。他身边有逍遥谷的四位师弟,还得到了石旗门的全力帮助。上海说起来很大,几千万人口,可能让无形躲避的地方并不多。”

    祝童的话既然说到这里,江小鱼知道再否认没有任何意义,人家已经知道无情在哪里了。

    无情确实在他手里,江小鱼不是是吗好心人,他把无情费尽心机弄来的巨额资金压榨殆尽后,就关在圣丽园集团公司属下的码头里。江小鱼也不敢杀了他,无情留有保命的后手,在没有找到谁藏在无情大师身后的人之前,江小鱼只能养着他,

    名义上,无情大师是圣丽园集团的副总,握有圣丽园一成的股份。

    “我想知道,你要无情做什么?”

    “无鱼大师,你有你的对手,我也有我的难题啊。”祝童也不隐瞒,指指头顶上乌云;“无情曾经手眼通天,必要的时候,我要用他捅破这漫天乌云。”

    “无情知道的事情太多,你怎么能保证我的安全?保证金佛寺不会被牵连?”江小鱼深吸口气,祝童要用无情对付谁,江小鱼很清楚;他被祝童的狂妄与大胆震住了。

    “无情大师毕竟是宗教人士,我不会把他交给官方。”祝童想了想,又道:“几百年前,有位大德高僧曾东渡日本宣扬佛法。呵!那是鉴真大师,如果师兄同意的话,我会把他送到日本去。在哪里,他只要为我录制一份视频资料,把我想知要的东西都说出来,我能保证他的安全。日本有很多寺院,以他的佛法修为和心性,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日本和尚。至于他在圣丽园的股份,如果不想保留的话,东海投资可以出资收购。”

    “我不差那点钱……”江小鱼摸着下巴道。

    仔细想想祝童的话,未尝不是个对双方都有利的建议。特别是最后一句,东海投资入股圣丽园,更是江家求之不得的好事。说起来,所谓的八品江湖在现今的社会条件下已经完成了初步转型,更像是一个松散集团公司。

    与别的公司不同的,江湖道有相同的血脉、相同的历史、相同的经历;最难得的是,虽然各派之间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与冲突,但那份深入骨髓的彼此的信任与了解是一般的公司所不具备的。能加入到这样的集团之中,圣丽园就能得到各派所拥有的社会资源、财政资源的保护,再不必担心被别的公司别有用心的人吞并。

    无情在他手里,早晚是个需要解决的麻烦,也许……

    “你知道de11a?”祝童又道。

    “范夫人,谁能不知……你是说……”江小鱼睁大双眼。

    祝童点点头,再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这个消息太震感了,无情大师背后的人是de11a,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想想也不奇怪,无情生的一表人才,身体又相当不错。而范西邻是个对女人不感兴趣的家伙,与男人***一样,de11a养个俊俏和尚一点也不奇怪。那样的女子如果能恪守妇道,才真真是怪事呢。

    “你确定?”江小鱼怕祝童蒙他,又问了一句。

    “曲奇就是通过跟踪范夫人,才找到无情的。”祝童伸出手;“我们可以握手了吗?”

    “当然,团结就是力量,阿弥陀佛。”江小鱼握住祝童的手,嘿嘿笑道:“幸亏你不是我妹夫。”

    “此话怎讲?”祝童诧异。

    “十个烟子也不是你的对手啊。”江小鱼半真半假地说。

    其实他的意思是没有把祝童弄成仇人,祝童也知道,彼此一笑,并肩走向天轮寺大殿,一切尽在不言中。

    “鱼兄,你就不怕鹰佛?”大殿门前半躺着两位摩尼,祝童笑问。

    “索翁达活佛其实是个好人。”江小鱼半笑呵呵地说。刚披上袈裟,就有几分善解人意、宽厚为怀的味道了。

    这不是索翁达活佛是不是好人的问题,祝童也认为索翁达活佛不是坏蛋。

    江小鱼敢吞下天轮寺就一定有他的依仗,问了也白问,祝童跟着笑笑指着两位摩尼道:“他们,你准备怎么处理?”

    “他们可是宝啊。”江小鱼盯着两位摩尼喇嘛,就如盯着两堆闪闪光的金子。

    祝童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如果没有了鹰佛,传承千年的布天寺只怕要毁到无鱼大师手里了。曲桑卓姆、贡嘎木与仁杰萨尊活佛加到一起,也不够江小鱼一个人玩的。

    想到仁杰萨尊活佛,祝童又问:“省长要来视察,十点之前把天轮寺收拾干净,能做到吗?”

    “阿弥陀佛,上官视察,是天轮寺的荣耀,没有问题。仁杰萨尊活佛已经走了,我保证,天轮寺内外不会任何可疑人员。”江小鱼自信满满地说。

    “我们去见空雪大师吧。”

    十点五分,省刑警总队队长张伟带着一群安保人员抵达天轮寺,他们负责为省长王向帧视察天轮路做前期准备。

    所谓视察天轮路,大家都知道十个幌子,天轮路有什么好视察的?真正重点是天轮寺。

    十点之前,江湖道众好汉已经撤出天轮寺,转到甘露源泉休息。

    但祝童没有走,雪狂僧与江小鱼也没有走。

    雪狂僧现在是天轮寺活佛,号为空雪活佛。江小鱼为无鱼喇嘛,已然接过了天轮寺知客僧的重任。至于天轮寺原来的知客僧勒金沙尼喇嘛,以及那个受枪伤的桑布喇嘛,从江小鱼接过知客僧的那刻起就与天轮寺没什么关系了。

    这是祝童的意思,江小鱼虽然不想如此早的出头露面,也不得不接受。

    省长视察,身边少不了有媒体记者。江小鱼需要在镜头面前辟谣,义正言辞的对外界说明勒金沙尼喇嘛曾经是天轮寺的一个普通喇嘛,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是说书艺人。这样的人没资格代表天轮寺对外表任何声明,他所说的任何话都只代表他个人。

    至于桑布喇嘛,江小鱼与祝童商量好久才想到个说法:桑布是个疯子!

    桑布是布天寺密修喇嘛,一辈子只会做一件事:修炼。

    对于他来说,天轮寺就代表着一切,无论谁代表天轮寺说话他都只能无条件服从。

    不管桑布以前疯不疯,从他接收到江小鱼传递出的信息那一刻起,如果不老老实实的装疯,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他能容身之地了。

    张伟不放心,在外面布置到后带着几个便装警官走进天轮寺红殿,这里是天轮寺号施令的所在,也是接待贵宾的地方;空雪活佛将在这里欢迎王向帧省长大驾光临,马虎不得。

    他进来时,看到祝童正依着墙呵呵笑。

    张伟顺着祝童视线看去,尊贵的法座上端坐着一位气势恢宏的高僧,活佛周围有四五个僧众在忙碌着。

    只见他白须飘飘、白眉柔润,两眼微闭,身着明黄绣金袈裟,头戴莲花高帽,左手结大圆满大手印,右手持着一只紫金**。

    “笑什么呢?”张伟没看出什么异样,活佛本就该有活佛的样子啊。

    “哦,张队来了,没什么。”祝童收起笑,招手叫过一个肤色黝黑的喇嘛,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无鱼喇嘛,天轮寺知客僧。”

    天轮寺知客僧不是正在西京闹腾吗?张伟略微一愣,就明白了祝童的意思。

    他与江小鱼握握手,说:“无鱼大师,事关长的安全,打扰了。”

    “哪里哪里,上官光临乃天轮盛世。阿弥陀佛,张施主有话请说。”

    “请准备五套僧服袈裟,我的同事需要借用一下。”张伟心里奇怪。

    这位叫无鱼的知客僧……看起来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